港都新聞報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查看: 38|回復: 0

風景宜黃•曹山景區行

[複製鏈接]

8138

主題

8138

帖子

2萬

積分

超級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25965
發表於 2020-6-15 11:03:19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風景宜黃•曹山景區行


見故人的心情,如苦夏飲一瓢清泉,如隆冬圍一爐炭火。此時,溯曹谿水而上,我要見的故人,卻是曹山寶積寺。

曾經在一個煙雨濛濛的春日匆匆見瞭曹山寶積寺一麵。那時的印象模糊,認識更為膚淺,沒有下功伕解讀這座“曹洞宗”祖庭,頗有些蜻蜓點水的意味,寫的採風作品亦是淺尝輒止,深入不下去。不曾想,也就這一年多的時間,曹山寶積寺的建設日新月異,竟然成功躋身4A景區,其速度,着實令人颳目相看。

01-1.jpg

出宜黃縣城,不過一刻鐘的光景,眼前已是另有桃源,群峰爭相競秀,曹谿飛雪濺幽,雲天麗日下,農禪小鎮猶如一捲臨水山居圖緩緩展開。祈福亭邊,七八棵古樹聚集一處,有黃檀,有楓香,有苦櫧,像某個部落的長老們正在謹慎議事,會議一直處於進行時。對麵豎立着一本藍色書的模型,題寫着“農禪”二字,旁邊有一豎行小字,道是:“上下均力,一日不作一日不食。”唐德宗時期,懷海禪師在江西奉新的百丈寺製定“禪苑清規”,明確提出“一日不作一日不食”的說法,從宗教倫理和善恶本質意義上肯定瞭勞動的道德性與合律性,農禪文化由是進入中國彿教體繫。農禪小鎮乃開啟曹山寺的一把鑰匙,這兒,不僅有田園風光,更集農禪、文禪、禪修、禪養、禪趣為一體,以禪入境,還原生活本真。行走其間,心,不敢惹塵埃。


十二棟唐式風格木屋沿着曹谿坐定,猶如撫琴高士,清流潺湲,音質純粹。又如修士靜悟,那梵音由曹山寶積寺逐水而下,需蕩滌塵埃,方能穿透靈魂。在農禪小鎮,流傳着一個中鞦的民間傳說。中鞦乃一介女流,熱愛醫術,一生積德行善,治病救人,所得收入悉數捐助功德,用於修橋鋪路、修繕廟宇,被當地人尊稱“中鞦婆婆”。谿邊的那片紫竹林,據說是中鞦故居所在地。漫步小鎮,悠然見群山,橋如飛虹,時有窈窕女子飄過林蔭道,儼然一派山中江南情景。小鎮還可以提供農傢生活體驗,種田、摘菜、做農傢飯,時間忽然慢起來,慢,便能發現丹霞地貌的瑰麗、古樹採擷雲朵的野趣、天穹以曹谿為鏡梳妝的嬌羞。慢,也使我讀出清代畫傢盛大士那句“山中何所有,嶺上多白雲”的況味。

02-2.jpg

有意思的是,不遠處,曹山文創街區也有十二幢唐式倣古木屋,鵰樑畫棟,古風飄逸。宜黃戲、棠陰夏佈非遺展示區,宮繡堂、醫養館、鬥米壺等傳統文化館,像沉香瑪瑙,呈現於世人麵前。曹山之麓,薈萃瞭宜黃一縣的精華。徜徉街區,有一種穿越時光的心情。喜歡這種氤氳的氣韻。我仰視着山頭那方“耕心”摩崖石刻,陷入沉思。是的,人行走一生,其實都在“修禪”,無論出世,還是入世。


那位曹山的坐鎮者,本寂大師,此刻盤腿打坐於山前,兩耳如輪,眉間燦若蓮花,唇微閉,讖語贈予有緣人。我眼前的這位唐朝禪師,其實是一尊鵰像。大師本為福建莆田人氏,俗姓黃,習過儒學,後皈依彿門,參謁洞山良介禪師,密受宗旨,在曹山大揚宗風,創建“曹洞宗”。鵰像基座上,刻着“性為本寂”四字,似乎詮釋瞭大師一生的追求。

曹谿韆年依舊,山寺閱盡變遷。我披一身陽光之花,走近“雙燭臺”,據說,此地巖洞為本寂大師當年打坐之處,兩棵楓樹乃蠟炬化成。一彎細水由山間繾綣而來。灌木、野草、青藤圍合着“雙燭臺”,讓我恍惚覺得它們是大師的經語化身。轉彎處,曹山寶積寺的山門煥然一新。頓時,我湧起久別重逢的歡訢心潮。曹山寶積寺,一部彿傢典籍,一捲文化冊頁,再次安安靜靜等待我的拜讀。


入山門,迎麵是一月池,湖石疊加錯落,犬牙參差,水中另有天地,靜中有動,高處水帘墜玉,微瀾活水,氣韻生動。左側山腳,有一“油鹽洞”,泉水汩汩,清涼襲人,傳說宋代戰亂時,僧侶生活供給睏難,這小洞竟然流出鹽水和清油,幫助曹山寺度過難關。傳說無非為景區增色,而真正給曹山帶來盛譽的還是本寂大師。

03-3.jpg

本寂輾轉抵達宜黃地界後,選擇荷玉山建禪寺,弘揚宗法,後仰慕六祖惠能之德,取其居住地廣東曹谿之名,改荷玉寺為曹山寺。從此,大師在曹山施展開自己的本領,傳法三十一年,弟子過百,信徒數韆,“法蓆大興,學者雲萃,洞山之宗,至師為盛”,從此,曹洞宗遠播海內外。北宋祥符二年(1009年),宋真宗敕賜寺名為寶積禪寺。


陽光下徹,群峰如蓮花瓣,而曹山寶積寺恰好坐於當中,分明是一顆蓮心。盡管是劫波之後重新站起,但這一重重唐代風格的建築,足以撫慰四方來客。沿着谿流漫行,我亦有禪悟“傢風細密,言行相應,隨機應物,就語接人”之心。野花與水為鄰,埋頭闇自吐蕊。修竹掩映,從山間傾斜嚮寺院,倣彿信徒虔誠地聆聽彿法。


或許初鞦晴日的緣故,曹山寶積寺明朗中飛揚着一種神採。故人相見,本該把醆言歡,可是曹山寶積寺依然保持緘默,兩側的鐘樓、鼓樓是它的雙臂,作勢擁抱我。瞬息之間,我看見一絲微笑從天王殿滑落,竟神似本寂大師鵰像那唇邊一抹淺笑。是的,能夠贏得“最美寺院”,曹山寶積寺自應釋懷一笑,韆年滄浪,不再落寞。

04-4.jpg

移步進入寺院,好像被慈悲之懷收納,忽然間有瞭歸宿感,也許,這就是信徒們的故鄉。各種建築沿中軸線嚴整佈侷,開朗,宏偉,優美。我甚至錯覺,以為進入大唐宮廷。一柱一樑,一拱一瓦,一門一窗,莫不用心。尤其是大雄寶殿,更是飛簷舒展,鬥拱雄健,氣勢非凡。整個廟宇,充分體現瞭“心量廣大,猶如虛空”的禪境。心,似乎不再屬於紅塵,毫無芥蒂地交給這彿傢氣場,超然物外,不以己悲。


眼前,走過一群參加禪修的孩子,他們一臉莊重,魚貫而行。我不由想起國學課堂情景,其實,學問終歸有相通相融之處,隻要每個人秉承嚮真、嚮善、嚮美之追求。我坐於法堂與大雄寶殿之間的場地上,幾個舊柱礎在側,蜻蜓漫飛,燕子啁啾樑間,梵音裊裊飄來。很留戀不捨這種靜美與愜意。略一闔眼,恍惚見本寂大師從歲月深處走來,曹山寺裡,一派寂然,唯有大師沉雄的聲音穿越心靈與草木。


他說:“正位即空界,本來無物;偏位即色界,有萬象形。正中偏者,揹理就事。偏中正者,捨事入理。兼帶者,冥應眾緣。不墮諸有,非染非净,非正非偏。”曹洞宗以“五位說”為禪法要旨,堅持實修,富有哲學思辨的味道。

他又說:“出語直教燒不著,潛行鬚與古人同。無身有事超歧路,無事無身落始終。”偈語道盡人生,奈何世人多半沒有走出名利的虛幻光環。


風吹簷角,梵音與陽光相擁,之後隨風遠去。我的目光凝結於藏經閣上,看見雲氣飄過。曹山的翠綠似乎奔湧到眼睛裡。

05-5.jpg

我終究沒有跟上本寂大師的腳步。他一路行走,種植着曹洞宗的草木,播撒法雨。我隻能又一次走近韆年銀杏樹,在這兒,或許留存着本寂大師的氣息。公元870年,他親手植下此樹,屢經雷劈,卻枯而復生,一棵化為數株,樹樹茂盛。一枚枚白果懸於枝頭,如同彿珠,汎着光,等待又一次成熟。


徘徊銀杏樹下,我分明是一個唐朝的小沙彌,一日穿越韆年,轉身,曹山寶積寺已然花香萬裡。


轉載來源:彭文斌 宜黃發佈


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手機版|KCN.ORG.TW

GMT+8, 2020-8-6 18:59 , Processed in 0.335282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